黎殷

‰m³㏕∝丬

悖悖论:

嗯回母星过年了

要暂时停止发送我微弱的信号了

祝大家新年Don't Panic!

悖悖论:

当有人吐槽莱布尼茨的发型时他会为自己辩护:
我这是最佳可能发型,比你们不知高到不知那去。

然而最佳可能说的是共同可能(上帝的大计划)上的,也就是说,即便在最佳可能宇宙中,上帝也仍然可能有充足的理由让你有一个最糟糕的发型

所以他应当说:我的发型都是为了宇宙

悖悖论:

—我很高兴有人只是为了我对金钱的保证而接近我

—你听说过脱衣舞俱乐部吗?

—不,他们真的需要你给钱而不是给钱的保证

悖悖论:

不是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

为什么我连梦都梦不到

坏脑子

总是钦定我的梦

悖悖论:

要么孤独,要么缺如

(强行情人节)

悖悖论:

(试了几个格式gif我安卓手机加载成功了,如果还是加载失败的话先用电脑端或者手机浏览器看吧)

PNG高清版

这确实是个人自由选择,但是在你这样做之前,你一定要仔细想想,如果当初你的父母也做了这样的决定,你今天就根本不会存在了,不过再次强调,我尊重你的选择。

我:我真的超级希望他们当初这样做,不LOL,真的

[季冷x叶修]舍命一击(fin)

去往无风之地:

舍命一击


   


00


 


所有说霸图把叶秋的全身照贴在靶子上的都是扯淡。


 


 


01


 


“这一战非常重要。时隔两年我们再度进入决赛,对手还是嘉世战队。”


“以往的成功与失败在这一刻全部清零。”


“不管对方是谁,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,冠军!”


 


第四赛季决赛前夕,霸图的队长韩文清在进行赛前动员。季冷在下面暗暗握了拳头。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句“打倒叶秋”,这个号召戳中所有人的神经,年轻的队员们站起来起哄,一腔热血上涌,台词差一点就错成了“振兴中华”,仿佛还有大条幅在风中招展。季冷跟着韩文清举起了拳头。


 


霸图必胜。霸图必胜!啊啊啊啊!


 


 


02


 


这场战役无论是对霸图战队还是对季冷本人都意义非凡。


因为这是他的最后一场比赛了。无论是输是赢,无论他是超常发挥还是失误出局,他都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,也不再能像韩文清一样说出“一如既往”。他马上要退役了。


 


季冷并不是有特别突出才能的选手,四年职业生涯一直待在霸图战队。队长可敬,队友可靠,食堂可口,连收发室的狗都特别可爱。这一战他要全力以赴助霸图拿一个冠军。


 


收官之战,对阵嘉世,力斩一叶之秋,完美得堪比所有的童话故事。


前一夜,季冷激动,紧张,小鹿乱撞。不,心潮澎湃。然后他,一不小心,就梦到了叶秋。


 


 


03


 


叶秋的全身照不在霸图的飞镖靶子上,在霸图队员季冷的心里。


 


 


04


 


季冷反应过来,这也是他最后一次跟叶秋在场上交锋了。或者说,这也是他最后一次见叶秋了。很快荣耀联盟就与他无关,霸图战队与他无关,叶秋就更加与他无关了。


 


叶秋是霸图日思夜想的要击败的人,季冷自然也日思夜想这事。人想得多了,就容易想太多,想太多,就动真感情。季冷一拍自己的大脑,人家还是个孩子呢。


——孩子个屁!他是看着叶秋从十八岁入联盟一路长大,长得手长脚长,嘴上功夫日渐犀利,天资聪颖又刻苦过人,年纪轻轻便锋芒毕现,又骄傲又明亮。


 


作为一个霸图人,季冷自然觉得我们队长哪儿都好。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,他依旧喜欢叶秋。况且在这个自由恋爱的时代,他处对象又不需要组织同意,不用等着那些秃头啤酒肚的领导来乱点鸳鸯谱。铁蛋和翠花,富贵和二娟。


 


季冷同志,组织相信你的为人!季冷看着叶秋形单影只地直闯霸图战队休息室,跟所有人插科打诨。那个红枫叶一般的队徽在他眼前晃来晃去,那个叫叶秋的臭小子也笑得这么灿烂。


 


不过叶秋同志也要同意啊。季冷叹了一口气。


 


05


 


“季冷,帮我拿一下外套。”


 


叶秋站在那一头,叼着一根烟,对他说。季冷转头看了他一眼,叶秋有些懒散,说话声平稳笃定。季冷回头把他的外套递给了叶秋,对方谢谢还没说出口,季冷问他:“你记得我?”


“对手我都观察过。”叶秋认真地说。


  


季冷笑了一下,叶秋随即换上一副戏谑的笑容,指了指他身边的人:“他刚才叫过你的名字。”刚才那个还未彻底成型的笑容就停在了那里,被叶秋的一句话冲得七零八散。叶秋这个人鬼精鬼精的,季冷从来不否认。这两句话可以同时为真,也可以一真一假。


 


叶秋穿上了外套,一转身走开了。


 


季冷便是在这一刻醒了过来,还未来得及目送叶秋像条鱼一样游进人群。之后的剧情季冷也烂熟于心,叶秋在这个处处是朋友的聚会中欢快而忙碌,没有再留半秒钟给他。


 


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接触,也是季冷无数次梦里的内容。


 


06


 


季冷自然是相信叶秋是记得他的。因为他是霸图的一员。


而他们是叶秋以及嘉世,最重视的对手之一。今天两队相逢,一支是连续夺得了三个冠军的嘉世战队,一支是三年在来季后赛对阵嘉世从未取胜的霸图战队。


 


但是今夜注定是一个奇迹之夜,这一夜必将载入史册。霸图战队在决赛中击败了嘉世战队,终结了嘉世三连冠的传奇!而比赛的转折点竟在于刺客季冷在队友的策应下,对一叶之秋偷袭成功,用舍命一击带走了嘉世主心骨。


 


在“荣耀”两个字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,整个体育馆乃至整个Q市都沸腾了起来,梦幻般的狂喜爆发在霸图队员们的身上。这极为惊艳的舍命一击被电视报道反复回放,观众们交口称赞,季冷甚至半天没有缓过神来。


 


这是他职业生涯最为惊艳,也最为意外的一笔。这一场比赛将永久地被记录在霸图的队史上,乃至荣耀的历史上。而其中最最引人注目的,竟然是由他亲手创造的。


他,季冷,一个风格正面的刺客,在机缘巧合下使用舍命一击带走了不可一世的斗神“一叶之秋”!还有比这更值得骄傲的事情吗?霸图战队的冠军,总决赛的最佳选手,一场足以让所有人,尤其是叶秋牢记住“季冷”这个名字的壮举,还有比这更辉煌的饯行礼吗?


 


季冷一走出操作室,所有的队友都疯狂涌了上来,季冷瞬间淹没在汗水、泪水、欢呼和拥抱中。这一刻,季冷猛然反应过来。霸图赢了!他赢了!他赢了那个高高在上的神,他赢了那个他仰慕的他日思夜想的他曾经觉得遥不可及的人!他的名字将载入史册,而叶秋,永远也不会忘记。


今夜属于霸图,今夜更属于季冷!


 


人群里爆发出一声带着哭腔的极为满足的欢呼声。


这是一场属于男人的胜利!他没有遗憾了。


 


 


07


 


走出场馆的时候队友们在讨论庆功的事,季冷不合时宜地想起了某个人。天时地利人和,三样占尽是个多靠运气的事。今天的季冷本来就已经太幸运,结果幸运女神又眷顾了他一次,以至于在昏黄的路灯下见到叶秋的身影时他都觉得不真实。


 


叶秋一个人站着,向他们摆了摆手。他看起来在等人。霸图的人跟他草草打了招呼,继续往前走。两三人一个组,稀稀拉拉地拖了很长的一条队伍。


 


“谁能借个火?”叶秋叼着烟问。


 


季冷走了上去,跟他保持着一点距离,点了打火机。叶秋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在昏暗的灯光里眼神也变得浑浊。他笑了一笑,嘴唇翕动,轻轻地叫了他的名字。


 


“季冷啊。”


 


旁边的光太暗,而原本光亮的人,也在这一刻暗了下去。季冷松开手,打火机的蓝色火苗灭了,像一条受惊的蛇缩回了洞里。季冷对叶秋轻轻点了点头。


既没有开始,也没有结束。


到此为止了。这句话是季冷对自己说的。


 


 


08


 


到此为止了,却止不住啊。


季冷离开了荣耀联盟,变得离不开电竞杂志。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一扫而过,有时候会停下来看看霸图相关的事情,有时候会在叶秋这个名字左右徘徊不走。


刺客季冷账号的继承人周光义会经常找他聊天,他们的友情始于周光义还在霸图训练营的时候。看到周光义带着刺客季冷转会百花的时候,季冷点开周光义的QQ,许久没有写下一句话。加入霸图的时候,季冷曾和韩文清一起畅谈他们的未来。等到他们终于把自己梦中的冠军拿到手的时候,季冷退役了,而韩文清还在打。


 


当初有人问他,为什么拿真名作账号名,季冷说,容易记。以后只要看到季冷这个名字,就会想起,这是一名霸图战队的队员。但现在呢,季冷转会了,不再属于霸图。


改变的东西有很多,随着年月的推移季冷发现他只能去数没有改变的东西了。


 


比如韩文清和他的一如既往。


比如叶秋。


 


但是叶秋退役了。


 


09


 


叶秋退役,意味着叶秋永远退出了季冷的生活。


他不再拥有任何渠道去了解叶秋。哪怕只是报纸上指责他状态下滑影响嘉世战队成绩的文章,他都不再有机会去阅读。


 


他记得他,他也记得他,真是个极好的结局。


 


等叶秋再回来的时候,季冷又记上了一笔。


当他端端正正地在纸上写下“叶秋”两个字的时候,季冷笑了一下,又把它涂掉,改成“叶修”。持之以恒地去爱一件事,或者爱一个人,是一样的。


 


第十赛季兴欣对战霸图的时候季冷去了现场。霸图十年,他看着那个曾经跟他一起畅谈理想的热血少年,早已经是一个沉稳的战士。而另一个人,永远站在他们的对立面,他们领教过他的陷阱与谋略,但只有季冷愿意深陷其中“不思悔改”。


 


季冷在这片赛场上站的时间不如他们久,但是他在另一片赛场上从未停止过奋斗。


比赛结束后季冷拥抱了霸图的队员们。他们什么都没说,季冷能感同身受。韩文清和张佳乐有说出第十一年的勇气,季冷面对这韩文清,也跟着他又说了一句一如既往。


 


叶修在远处,似乎是认出了他,又似乎没有。在季冷经过他的身边的时候,叶修转过头,问他:“能借个火吗?”


 


10


 


在B市的酒店吃自助早餐时能遇见叶修真是意外中的意外。但是季冷获得幸运女神的眷顾太多,他已经习以为常。


 


那次借火的时候叶修什么也没说。季冷带着一丝的希望和一丝的失望离开了。他仍旧关注着叶修的新动态——比如这次他真的退役了,比如他作为领队到B市为出征世界邀请赛而做准备,季冷觉得这个距离安全而又自得其乐。


 


但是这次,他在盘子里装上了煎鸡蛋,走到了叶修的面前。叶修抬头看了他一下,微笑着对他点点头。


 


“你记得我吗?”季冷问。


“记得啊。”叶修手忙脚乱地用刀叉对付着盘子里煎鸡蛋和香肠。厨师最近是在恋爱吗怎么鸡蛋煎成了心形。叶修把刀叉往盘子里一甩,抬头去看季冷,对方也正在吃煎鸡蛋。


 


心被他轻轻地咬了一口。


 


“我怎么会忘了给我舍命一击的人。”


 


Fin


 

悖悖论:

每当你悲伤难过孤独时,请记得你身体里有40~60万亿个细胞它们只关心你